或許是職業的道德的關係,老公顯少回家談論病人的事情;忙錄的他,甚至連朋友做了手術治療出院後,才突然想起來告訴我。直到幾年前的一個晚上,我們一起坐在電視機前,看著一則國小女生在買早餐返回家中的途中,遭受歹徒強押性侵的新聞,老公突然氣憤的說:「這些人應該要判死刑」。

      當時我被他的言語嚇到了,因為這是我聽過老公講過最認真嚴厲的字眼。那晚他告訴我他在醫療工作中,採樣了多少性侵的案件、接觸了多少小媽媽、看了多少青少年對「性」的不尊重,導致做了許多後悔的事,甚至還遇見幾次因未成年少女懷孕,雙方家長在診間吵架的畫面。最近,他又碰了幾件黄色案件(一般醫療院所對於性侵案件的暱稱),大多是14、15歲的孩子遇到網友約會性侵;但令人驚訝的是另一則案例,一位未成年的少女懷了姐姐同居人的孩子,由母親帶來終止妊娠。其實早在女孩懷孕初期,母親已帶來門診諮詢檢查,但在第一次及第二次門診的時間中,小女孩竟離家再度投入姐姐同居人的懷抱,母親發現隨及到住處帶回女孩。在門診中,母親自責自己的教育失敗與對孩子的沮喪。遇見這麼多案例,老公感慨著青少年對正確「性」的知識不足之外,自我防護的能力更差;而我驚呼著除了「性知識」之外,青少年對於「兩性之間的溝通、情愛、尊重」的不了解,也有著許多傷害自己的事情依然在這社會裡發生。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從農業時代進入工業時代,從工業時代進人到網路時代,科技的日新月異、醫療技術的精進、生活水準提升,但對於「愛情與性愛」總是還是停留在過去,是一個「不能說的秘密」。隨著兒子的長大,我也開始會被兒子問起:

「媽媽,為什麼我有鳥鳥,你沒有鳥鳥?」
「媽媽,你為什麼尿尿會流血?不會死嗎?」兒子指的是月經
「媽媽,怎麼會有我們?」

等進入小學之後,有一天飽讀書籍的哥哥問我

「媽媽,男生會有精子,女生會有卵子,精子和卵子結合會有小寶寶,但是…. 精子和卵子是怎麼拿出來結合在一起的啊!」

      當下的我,的確被他的問題震攝住,因為我思考著要對一個小三的孩子說出「透過性行為」這幾個字嗎?一旦說出,如果他問我什麼是「性行為」我該如何回答?我的思緒有如進入時光隨道,「勃起、自慰、月經、乳房、做愛、避孕、保險套、避孕藥、愛情、談戀愛…… 一堆與性愛相關的字眼及畫面,在同一時間一個個進入我的腦海。我的天啊!我開始要面對孩子去解說這些事。

      回過神來,我立刻告訴兒子「媽咪過二天找一本書來和你一起讀,就能告訴你為什麼了」。二天後我真的找到一本介紹身體構造及簡單說明生殖的書,在與兒子共讀時,我同時讓他知道班上女同即將出現的生理狀況,為的是未來若無意間發現女同學月經來潮,不要用大驚小怪的態度,讓女同學感到不自在。

      但未來呢?當孩子成為青少年時,我又該如何和他們談論這個話題?屆時孩子碰到的不僅僅是生理變化的問題,還會有情感的問題。誠如我們所知道的,「性知識」並不等於「性教育」。「性教育」除了生理方面的知識,也包括兩性之間的相處,溝通與尊重。我們應該教導子女正確的性觀念及保護自己的方法,而不再是對「性」有著複雜的感受,只用一句「婚前不准有性行為」簡單帶過;或是還有著「性知識是禁忌,提早教導子女只會令他們增加對性好奇」的這種想法,未能客觀及理性的與孩子溝通。別再把「性教育」交給社會或網路來教育你的孩子,唯有父母自己吸收正確的性知識(包含:青少年生理及心理的轉變、避孕、未成年懷孕的後果及墮胎的過程)及兩性關係的相處,才能為子女提供正確的性知識及態度。

      2010年秋天,我們(陶子姐、保仁醫師及幸福教育協會)用著滿腔想給予青年學子正確的兩性關係及性教育的熱情,及認真的執行態度集結專業講師們,讓「幸福講堂」在政大啟航,希望這樣能幫助現代學生更加了解愛情與性。但在課堂上與學生們互動之後,我們有了更深的體會,若這樣的課程能與父母及老師們共同學習與了解,對孩子們在性知識及兩性關係的了解更有幫助。

沒有人比父母更了解子女的性格,就由身為父母的我們,用開放及正確的態度,陪伴孩子成長。

幸福講堂


此篇同時刊登於「姐妹淘﹣親子話題

創作者介紹

遇見.保仁醫師與芙蘿拉

芙蘿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