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的深夜,電腦裡傳來A-LIN伴隨吉他的歌聲
離開的時候,有些話沒親口說,再多的承諾,未來也難預測….」
這 讓我想起她 一位再平凡不過的女生
簡單安逸是她一直想要的生活

從小,家裡的經濟一直呈現拉警報的狀況
兒時的回憶裡,只有上學及幫忙家裡做生意的景象
默默的活在這世上,彷彿上帝創造了她,卻也遺忘了她
直到他的出現…

「我很謝謝他曾經追過我,讓我永遠保有一段被追求的純純的甜蜜回憶」
她攪拌著手中的咖啡

「你在說誰?不是只有你老公一位男朋友?」我訝異的問

「嗯~我想我們不算在一起,當年他追我時,我沒有答應,所以也沒有牽過手」
她啜了一口咖啡

「那是還在曖昧期,是吧!」我說

「應該是!那年,升高三的秋天,我總是在打掃後的那節課,收到一張關心、愛慕的字條。這樣的情況,有一個月吧!」她說

「你收了一個月,沒猜過是誰給你的」我說

「我不想猜,也不要猜。」她聳了聳肩,
「我知道自己其貌不揚,所以怕是別人惡作劇;況且下課後還要幫家人做生意,我沒有空去想這些事,也不想被困擾」她繼續攪拌著杯中的湯匙

「環境讓你早熟,那是少女情懷做夢的年紀」我說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寫字條的人,是班上最受歡迎的男同學;他還偷偷的"陪"我走回家好幾天」

「你怎麼知道是他」我說

「有一天,我在回家的路上遇見了他,我問他怎麼會走這條路,是搬家了嗎?」
「他說不是,是受不了有人反應遲鈍,於是告訴我,他是寫字條的人」

「老實說,我也會覺得像惡作劇。」我說

「是啊!所以我聽了之後便告訴他,不要來開我玩笑,大家都知道XXX喜歡你」她說

「然後呢?」我像極了愛聽"白雪公主"故事的小女孩

「他說他沒有喜歡那個女孩。接下來的一個月,我每天依舊在回家的路上看見他默默的走在我後面,一路陪著我走回家,然後他再回家」

「哇,好瓊瑤。接著呢… 」我說

「接著,我們的曖昧就發生在那條回家的路上。他希望我能做她女朋友,但我以父親規定上大學才能交男朋友的理由拒絶了他。」

「拒絶?」我質疑?

「嗯。那時我不能,也不敢交男朋友。若我和男生牽手走在路上,那還得了,我爸爸早翻天了。但我還是期待每天的放學,雖然被拒絶,他仍然陪我走路、聊聊天。下雨天,他會悄悄的多帶一把傘給我;知道我回家要幫忙做生意,月考前會整理一份重點提示給我,偶而還會給我特別的巧克力。我們希望考上同一所大學」她說

「在那個純純愛戀的年紀,這真的是甜蜜」我說

「後來,我們都考上台北的學校,但那時我家裡出了些事,考量之下我決定休學一年並且決定結束這段胎死腹中的愛情。老實說,越相處越清楚我們的距離,應該說是我不敢高攀。他的家境不錯而且與生俱來的品味是我無所能及的。我欣賞他、喜歡他,但越了解他,我越感覺害怕。若再拖下去,對他、對我都不好」她說

「你感覺自卑嗎?」我說

「可能是。那時我寫了封信給他,告訴他家裡的狀況不容許我談戀愛,我也沒有勇氣談遠距離的戀愛,我並不適合他。有時我回想起來,覺得自己很殘忍,讓他在無預警的情況下,收到一封這樣的信。在那封信寄出去之後,我再也沒見過他」

「18歲的你,還真果斷」我說

「你知道嗎?他給我的關懷及愛,讓我感覺被他捧在手掌心上。那種感覺我難以忘懷,也再沒碰過」她說

「那是你涉世未深的年紀時的感覺,你現在很幸福啊!雖然你老公不浪漫」
我試圖想把她的夢打醒

「這是我心底深處的感覺,並不是要否定現在的幸福。我很滿意老公給我安定的幸福,我愛我的家人,但有時候這甜美的回憶,可以支撐我付出更多的愛給家人。」

「有想過找他嗎?」我問
「嗯,我不想和他再碰面,不過我想知道他的消息,想知道他過的很好,很幸福,這樣就夠了」她認真的說著

其實女孩對男孩除了回憶,還有些許的抱歉。她是個善良的女孩,當年的果斷是不想未來傷害男孩更多;但透過寫信沒有當面親口說,的確是有些遺憾,會讓男孩感覺自己無緣無故被判了死刑,感覺他們倆編了一個沒有結尾的故事。因為抱歉,更希望對方是幸福的…
「離開的時候,有些話沒親口說,再多的承諾,未來也難預測….」我想我能理解~


本文同步刊登於【
姐妹淘網站﹣Hot Issue 陪著我的時候想著他

 

創作者介紹

遇見.保仁醫師與芙蘿拉

芙蘿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