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life ends, another begins~ 一個生命的結束,另一個新生的開始…
~謹以此文向背負孕育新生命的母親們致敬~ 陳保仁醫師    

getImage  

這是一個吸引人以及充滿反思的好小說;除了倫理、法律、情感問題外,
醫療上牽涉到青少年懷孕、習慣性流產、免疫疾病、腦死患者的議題。
人生總是面臨選擇的兩難,好日子必須付出好辛苦的代價,好健康平常就要好認真照顧,
孕育生命看似本能,當面臨生命結束時,該如何處理呢?

故事中女主角面臨的抗磷脂抗體症候群,是一個近年熱門討論的風濕免疫疾病,
致病機轉及治療(1)近年有新的突破,
臨床主要以血液栓塞表現,是目前習慣性流產(連續流產三次以上)的常見原因。
在產科會影響胎盤血流,發生早產、胎兒發育遲滯甚至死胎的風險(2)
如同艾兒前幾次流產,雖然透過抗凝血藥物預防性治療,多數可以延長懷孕週數,
仍有早產以及大出血(因為凝血功能受到抑制)的風險。

其實腦死、腦幹死、植物人在專業分類上是不同的,
然而在失去自我維生能力必須靠外力維持時,
是否還能維持懷孕,這是一個困難的醫療問題。
根據文獻(3)回顧(1982~2010,非外傷引起的腦死孕婦,超過30人統計),
面對呼吸器支持(插管、氣切)、心血管循環、內分泌(腦下垂體、荷爾蒙以及甲狀腺等)、
體溫過低、營養、感染、凝血七大難題,普遍無法照顧太久,
超過100天的已經是超大挑戰,更何況又有抗磷脂抗體症候群居中阻礙,
從八周孕育160天到32周,是奇蹟,但並非不可能。
當然植物人有無意識,是否能甦醒近年有許多腦科學的研究持正面支持,
但是在此情形下,是否能夠維持到孕期成熟,或是對小寶寶的有無長期後續影響,
因為個案太少以及個別變化太大,沒有具體答案,
目前學界共識還是【尊重家屬共同決議】。

令人傷心也震撼的是當寶寶出生那一刻,也是母親生命終止的一刻,
One life ends, another begins
~謹以此文向背負孕育新生命的母親們致敬。

 

【無聲的遺願新書介紹】

小麥的愛妻艾兒,因意外導致腦死,身為醫生的他打算拔除她的維生系統
─這是艾兒的心願因為艾兒堅持必須在有尊嚴的狀況下死去。
然而這時卻發現,艾兒已懷有八週身孕,只要利用維生系統讓她多活六個月,便有機會順利引產
小麥動搖了。他不希望扼殺小生命,也期盼見到他們的孩子問世。
可是艾兒早在嫁給小麥之前便留下了一份放棄急救的生命意願書給她的乾媽─小麥的母親莉妮
身為產科護士的莉妮,堅決捍衛艾兒心願,讓她依照自己期待的方式迎接死亡……

若不保住孩子,就算是墮胎嗎?
已簽下的生命意願書可以不執行嗎?
孩子的生命權應要尊重,還是母親的個人意願更重要?

僵持不下的難題,引爆倫理爭議,醫院執行長、醫療專業人員、律師、神父都捲入激辯,
甚至演變成一場法律訴訟,捍衛生命權的團體也集結在法院外抗爭,
整個社會陷入道德與法律爭議的危機中……
究竟,艾兒會希望小麥留下孩子,還是帶著未成形的胚胎與尊嚴死去?
而誰又有資格為一個再也無法為自己發聲的人做出決定呢?

法律vs.道德的界限 ...... 
醫學專業vs.人性需求的掙扎......
政治正確vs.個人意願的選擇 ......
生命權vs.自由意志的兩難......

【參考資料來源】

1. N Engl J Med 2013;368:1033-44
2. Curr Opin Rheumatol. 2012;24(5):473-481
3. BMC Medicine 2010, 8:74

 

創作者介紹

遇見.保仁醫師與芙蘿拉

芙蘿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