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如果您想邀請陳保仁醫師演講或是邀稿,請與林小姐聯絡 0911﹣273198 /E-mail: florachlin@g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14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每年情人節都有記者打電話來問有沒有什麼驚悚勁爆的情況發生,其實現在資訊越來越開放,大家嘗鮮的意願也越來越高,另外台灣的獨特的「摩鐵(Motel)」文化也使的情人節活動越來越熱鬧,以下是個人分類的臨床常見狀況提供諸位超級熱情情人們參考。


一、 過度激情類:


社會新聞上時有所聞的男性發生所謂陰莖骨折(其實是海綿體的白膜破裂),常發生在過度激烈的性行為,或是採用「女上男下」的性交姿勢者,臨床上常見主訴為性交或勃起時產生怪聲,及合併劇烈陰莖疼痛;在「啵」聲後,陰莖就軟化及變形。女性常見則是陰道裂傷,多數是提槍前進時過於衝刺及角度不佳,甚至使用道具助興時,一時拿捏不住造成裂傷,不要小看這小小1~2公分傷口,通常都需要手術縫合,甚至需要輸血呢。所以建議大家有狀況要就醫,並且尊重人體力學。


二、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類:


現代資訊的開放交流,雖然我個人認為大家的性知識不夠成熟,但是現代社會的性活動倒是越來越開放及狂野,另外科技產品也不斷進步,臨床上真的常收到一夜狂歡後,將跳蛋、特殊保險套、羊齒圈等助興工具,遺留體內,有些人是害羞但是有人甚至是忘了拿出來,曾經臨床上有人拖到一個月才到門診來取出。‭ ‬(不知道‭ ‬i-phone會不會有下載七段式振動功能軟體‭?...‬不過i-phone好像太大了…)


三、 蜜月症候群:


芙蘿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寒假、年假即將到來,總是要提醒年青人們,在過年過節的歡樂氣氛下,要避免危險性行為,減少愛滋感染的風險。我在101年時,參與婦產科醫學會配合疾管局(現在是疾管署)的愛滋病防治宣導專案,因為近年來愛滋病患者人數,即使在積極宣導後,仍然有令人擔心的成長。到101年為止,已經超過2萬四千人罹病 (請參考圖表)。雖然中間有一段時間是因為靜脈注射毒癮患者共用針頭導致大量傳播,但是在宣導以及一些配套方案後,人數占比已經大幅下降,目前仍是以男性(超過九成)居多。另外要注意到的是近年來透過男男間性行為感染的人數持續上升中,而目前在衛教宣導上遇到的難題還是大家對於愛滋病有許多迷思與誤會,所以不願去面對及檢查。 以下談談常見的幾個迷思,有些迷思甚至導致更多人不幸得到愛滋病,所以還是請大家細細看看!

 愛滋病的迷思

 迷思一:跟愛滋病患者一起生活,就會得愛滋? 

Ans:所有證據指向不論是一般表皮接觸、甚至淚水、汗水甚至唾液是不會傳染的,再細說一下好了: 

  • 在同一個房間呼吸空氣~不會✖ 
  • 在愛滋病患者之後接觸到馬桶或是門把~不會 
  • 握手、擁抱甚至親吻~不會✖ 
  • 共用餐具/共用健身器材??連親吻都不會了…你說呢?! ✖ 
  • 其實只有透過血液、精液、陰道分泌物,還有…母乳才會有意義的傳染到HIV病毒

 迷思二:我不用煩惱得到愛滋病,因為新藥開發可以幫忙??

Ans:關於這點,新藥的確是一直在開發,但是關於藥物治療有以下說明 

芙蘿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上一篇文章【情人節盡性不掃興】的回應中,有網友提出關於保險套對於愛滋病防護率的問題,請參考「後記」引用的網頁,剛好這期的Hot issue 關於【危險情人】,陳太太在接到總編 Berry 的邀稿時,詢問我什麼是【危險情人】的定義時,我直覺回答她【在危險期的情人】,果然收到一個白眼,但是我想陳太太不了解我的深意,其實只要是身處危險期中(包含受孕機會、感染機會、情緒處理),無法預期風險的都算是危險情人。以下還是就HIV感染以及保險套的問題跟諸位姐妹淘們分享。

 愛滋與我的第一類接觸

      在我的醫學之路上,其實與愛滋病有些淵源。當實習醫師的那一年外放到署桃醫院,同時那年也正是台灣第一個愛滋寶寶誕生。就在我去的那個月,署立桃園醫院,生產量突然下降,因為大家莫名的恐懼不敢去生產。隔年,在我第一年住院醫師即將結束時,台大醫院的第一例愛滋寶寶誕生,我也「運氣很好」的參與了….

      記得那台刀的主治醫師就是台大醫院的超級帥哥-何弘能醫師,他是免疫學的專家,愛滋病與懷孕也是他的研究專長。當時孕婦在決定開刀時(愛滋媽媽在生產時如果來的及準備,盡量選擇剖腹生產,便於避免不必要的感染風險),記得總醫師穿了兩層手術衣再加一層防水隔離衣,戴了兩層手套及護目鏡(平時裝備只有一層手術衣、一層手套);我在與另一位住院醫師抽籤後,果然依例我又抽中了上刀的上上籤;當時未婚的我,在面對尚不完全了解且無好的治療方式的疾病,也是會害怕的,所以依樣畫葫蘆的戴了兩層手套加上防水隔離衣、護目鏡等配備。偉大的主治醫師-何醫師看著我們嘆了一口氣,依平常的裝備,只是將一般使用的尖針換成了鈍針(不易戳傷皮膚,但是縫合時醫師要比較費力)。手術很順利,我們這群菜鳥醫護人員,也鬆了一口氣。只是在恢復室的一幕卻令我印象深刻。

 她 偏過頭,緩緩的推開他的手…

      在恢復室寫病歷時,看到一位坐著輪椅、面容枯槁的男性,來探視產婦。我眼角餘光看到男人流著淚水去握媽媽的手,沒有說話;而此時媽媽偏過頭,緩緩的推開他的手…。 一個月後,何醫師告訴我那位愛滋病爸爸已經過世了。他原來是在泰國經商,誤入聲色場所染上愛滋病;而當時他也缺乏警覺性又傳給伴侶,甚至垂直傳染給寶寶。 之後聽說在半年左右,這位愛滋媽媽也過世,而寶寶聽說是被外國人收養了。(說來慚愧,但是臨床上我們真的遇到很多先天異常或是疾障小朋友真的是外國團體或是個人收養了)

芙蘿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