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望年之交的朋友,對我訴說著對孩子的擔心,當然其中也有因孩子與她意見相左的抱怨。


正當我們聊得正起勁時,她突然對著我說「唉!我要如何做,才會讓孩子知道我的用心,怎樣才能讓他們像你們家姐妹一樣,對媽媽如此的貼心與聽話」。

我一邊開著車說:「你的孩子已經很乖了,每個人都發展的很好,也很獨立,你無需操太多心。您不是也在跌撞中長大的,當然,你的經驗值會希望我們這些孩子少受些傷,但沒有試過,我們總是不知那味道。而我們家………」

芙蘿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